有一种孩子叫别人家的孩子,有一种年会叫别人家的年会。临近年底,“年会”再次成了大家茶余饭后最热衷讨论的话题。

前天,在宾馆,小李问:“马上过年了, 今年咱们还办年会吗?新来的几个同事还没一起吃过饭。”
我:“咱们几个还在外面,等忙完这边的事情后,看看年前还有没有时间吧。”

回忆起来,大家很久没有时间凑到一起好好地吃顿饭了。


在各个公司筹备年会准备过节的气氛中,兄弟姐妹们有的仍然在外出差没有回来,心中不免酸涩。

我明白,兄弟姐妹们,也都期待着我们自己也能办一个有声有色的年会,大家一起热闹热闹,快乐的玩耍。

我明白,即使是朋友圈晒年会的朋友们,也大都不是为了显摆公司多么多么好,更多的是给家人和朋友们,传递一种信号,我很好,我为我的公司自豪,我为我的工作而骄傲。

回顾工作这些年参加的年会,有三次年会记忆深刻:

  • 工作第一年的年会,姬总带着团队几十个人,在金钱豹搓了一顿。
    那一年,金钱豹还是很多人梦想就餐的地方;
    那一年,老东家投入6000w,做了全球第一款基于安卓系统的电视机顶盒,可谓风头无两;
    那一年,团队在龙泽地铁站旁边的速八酒店别墅区,与世隔绝,封闭开发了大半年;

  • 2012年,第一次跟兄弟们一起登台演唱贾斯丁比伯的《Baby》
    那一年,不只是歌词连歌曲的曲调都没有记住;
    那一年,公司的盈利模式急转直下,急需转型;
    那一年,公司陆陆续续的变相逼走了一堆兄弟,当然,包括我;

  • 2014年,第一次作为主持人,组织主持全公司年会。
    那一年,自己的工号是68;
    那一年,自己迎来了第一个孩子的降临;
    那一年,是自己从事软件开发行业以来,最快乐的一年;

三次年会,三个老东家。
时至今日,创业也马上4年了。

参加年会和组织年会是两码事,如何办一场让兄弟姐妹们开心放松的年会,这个问题很难一概而论。

爱人问我,你想办个什么样的年会?搞节目,做活动,送礼物,这些我很少参与,而整个年会的基调,可以这样总结下:秉着“温馨、欢乐、荣誉、自豪”的原则,年会不是公司领导站台训话的地方,而更多的是要将公司上一年的成绩予以总结,第二年的发展规划给出解释,让兄弟们能够了解到,自己做的事情到底为公司实现了什么,让大家能够感受到,公司的未来和方向,到底在哪里。

简单来说,要让兄弟们知道过去自己做了什么,未来他们还将要做什么。

清晰的未来,显然比眼前的礼物更加重要。

年会是一次Team building,更是一年中在一起时间超过家人的“家人”们的大团圆。


后记:
写完日记的时候,我已经抵达北京。
本次出差,见证了上海冬天中多年不见的大雪和大雨,遇到了极少发生的高铁全线停运,经历了南京汽车站一票难求的尴尬。
病危的老人,身孕的爱人让我无法陪伴在外的兄弟到项目结束,希望事情一切顺利,兄弟姐妹们也能尽早归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