劳累了一生的父亲累倒了,双侧股骨头坏死,只有手术才能根治了,周六赶到家,周日住院,周一手术。

周日:

白天父亲一切正常,和我们有说有笑,丝毫看不出明天就要做手术了,其实我和妈妈知道,他真的很紧张,只是在我们面前强颜欢笑,不让我们替他担心,让他更加的烦躁。

周日和老婆回家了,自己第一次长途开车,些许紧张,但是早晚是要熟练的,硬着头皮上吧,开车到家,来回跑了一趟,给父亲送被褥,送些吃得。晚上我们回了老家。

周一:

上午8点30分,推着父亲进了病房,父亲闭着眼睛不敢睁开,我知道他在流泪,只是不敢流出来,紧张,是肯定的。父亲尽了病房,妈妈说,他早上去厕所了几趟,眼睛都红红的,肯定是哭了,但是他不敢在我们面前表现出来,他永远要在儿子面前表现出刚强,坚毅的一面。

术前需要签字,妈妈不敢签,我拿过了笔,突然比以前更加强烈的责任感涌上心头,自己真的大了,家中的一切都需要自己接过来承担了。

中午11点30分,手术完毕,父亲被推出了病房。父亲看上去很平静,用力的看了我一眼,虽然是局部麻醉,可能还是有些许的不清醒,他的眼神告诉我,他在找我和妈妈。 推回了病房,父亲清醒过来,他想要翻身,但是医嘱说一定要到六个小时的时候才能翻身,但是他老损的腰坚持不了,我们就这样和他僵持着,到了三个半小时的时候,终于还是忍受不了了,医生来了,说动一下也行。

翻身了,谁知道这个翻身带来的是父亲每个小时二次的频率,真是熬人,但是看着他难受,紧张的样子,我和妈妈都偷偷的抹着泪,谁也不能替他,只有靠他自己坚强的坚持下来。

永远也忘不了父亲在最痛苦的时候说的话:”儿子,爹对不住你和你妈,苦了你们了,让你们跟着受罪,对不住一万分的儿媳妇。“

父亲是害怕手术的,打针都怕的他现在肯定极度恐惧,他是为了我们才坚强的去尝试,去做手术,让自己健康起来,让我们也能好受一些。

晚上10点30分,父亲终于好受点了,我们也有了经验,知道了怎么安抚他,也知道了怎么让他舒服点,他慢慢的开朗起来,恢复了起色。

两条腿,做了一条,另一条是这周日,父亲,加油,你是最棒的,你永远是儿子心中的英雄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