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着年龄的增长,家庭角色和社会关系也在慢慢的变化。人生的不同阶段,我们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。而每个阶段我们遇到的问题以及解决问题的方法,都是我们一次次的“第一次”。

那套组合棍

小时候,家里很穷,印象中一周会有2元(或者是3元)的零花钱,有些模糊了。记得自己有一次有一个特别想要买的东西,零花钱实在不够,就偷偷地拿了妈妈的钱。买的什么记不得了,买回来的兴奋感也忘记了,现在只记得妈妈用细细的小竹竿,狠狠地抽打了我一顿。那一顿揍可谓惊天地泣鬼神。当时心想,为什么没有人来救救我,我怎么这么的孤独。

第一次撒谎;第一次挨揍;学会了诚实。

成绩军令状

初中的时候,数学老师李庆让每个人在一个小本子(那是一个很破烂的本子,挂在班级的前面的墙上。)上,签下军令状,老师跟每个人单独沟通,根据每个人当前的年级和班级排名,签下军令状,下次考试一定要考多少分,考不到,差多少分,就要用小竹条打手多少次。
120分的试卷,按照自己的成绩想要写110分(110对于当时来讲确实太轻松了),最后被老师细心地“教导”着,写了一个115分。考试过后自己就后悔了,不知道是老师故意整我一次,还是我的脑袋本身被驴踢了,居然同意了。
签完军令状之后的下一次考试,试卷题目比较难,最后的结果,考了年级最高分113分,结果还挨了两棍子。当时班里一共三个人挨打,我是其中一个。当时心想,那些成绩跟我差不多的人都不挨打,成绩最高的我反而挨揍了,真TM的没天理了,但是既然签了军令状,该承受的还是要承受。事后跟同学们聊起此事,大家都无所谓的呵呵一笑就过去了,没人理解,孤独的享受着最高分的军令状待遇。

第一次被老师打;第一次为成绩签军令状;
学会了不要轻易承诺,学会了承诺后就要面临的后果;

后来跟老师也签了一个军令状,如果我考了满分,我可以打老师一棍,但是要去办公室打(老师还是一个靠谱的男人,也同意了)。后来被年级主任点名了。
结果,毕业之前,我打了老师两棍,我既没有想到他会同意,也没想到我这辈子会打老师,而且以这种形式。一直到毕业,我一直享受着自己这个特权,享受着那份孤独。

第一次打老师;第一次被全校点名;
学会了公平
(学生不是弱势群体,在不平等的条件面前,你仍然有选择的权利)
学会了男人(老师)要有担当;

中考成绩,全班的数学成绩,在全校遥遥领先。

那个耳光

“打人别打脸”,这句话经常会听到。一种是物理上的,另一种现在引申到当面让人下不来台。
自己被人物理上打过一次耳光,也是初中同学,时间长了,原因也记不清楚了,只记得那个同学姓吴,跟我是前后桌。
吴有一个特点,有些口吃,平常说话办事都没事,只要是上课老师点名点到他,站起来就会口吃的厉害,紧张到完全说不出话。课间时间,谈到口吃的话题,几个同学一起嘲笑了吴。放学路上,吴约了同村的人,打了我一记耳光。虽然事后兄弟又把吴揍了一顿,但是这个耳光,这么多年,一直在我心里存在着,因为自己不对在先。

一记耳光,学会了不要嘲笑别人的短处,每个人都有自己不想让别人提起的底线。

后记

此类的事情还有很多,在自己的另一份专题《人生的第一次》中细细的叙说着。
每个“第一次”都有我们成长的印痕,每个“第一次”都是我们宝贵的人生经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