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小生活在农村,懵懵懂懂的过了小学六年,还算争气的考上了母亲为自己选择的邻县的重点初中,后来又幸运的考上了市里最好的高中,三年的全寄宿高中,犹如脱缰的野马,最后没有考上一个大家眼里的好大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