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午跟妈妈打了个电话,问候了一下,姥姥身体很好,最近天冷了,周末可能大姨就接到市里去了。爸爸的腿还是老样子,家里没什么活也只能先这样了,明年办完婚礼后天气暖和了,看什么时候让爸爸把另一条腿也做了手术,不能拖的时间再长了。妈妈也还好,每天去跟一群大妈们去跳广场舞。邻居小胖叔叔两口子还是经常来歇着,嫂子看着丁丁也没空打麻将了。

听着妈妈诉说着老家亲戚朋友们的生活,感觉自己像在老家一般,听着所有人悠闲惬意的日子,心中有许多的羡慕。但是。。。

从小看着我长大的张根大大的媳妇,下面称大妈,病了,肺癌,晚期,不治疗了。

 

这几个词连在一起,脑海中浮现的是她在我从小到大留下的各种影子。

很小的时候,爸爸妈妈没晚吃完饭都会带着我出去歇会,每晚都是去大妈家,当时他们还是住在旧房子,破烂的四间小屋子,大妈两口子加上三个孩子住两间,爷爷奶奶住两间。三个孩子,老大比我大一岁,剩下的两个每晚都会跟在我俩屁股后面哥哥姐姐的叫着。

大妈住的屋子,窗户外面就是一个大大的葡萄架,夏天来的时候,每次都能吃到鲜美的葡萄,每次去了,习惯性的脱掉鞋上炕玩耍,大人们就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,话着家常。

慢慢的我长大了,大妈家的孩子也大了,父母们为了儿女都外出奔波,晚上串门的机会少了,慢慢的感觉不如以前亲密了,高中毕业后,大妈他们搬进了新房子,目前为止还一次也没去过,听说装修的很漂亮,每个孩子都有了自己的屋子,每个人也有了自己想要私藏的秘密。

大妈的生活很节约,不舍的吃不舍的穿,对别人也很小气,自从爸爸腿不舒服开始,家里弄了四张麻将桌,大妈经常会从新家走很远带着人来捧场,来聊天,过年的时候每天都在,不过年的时候也尽量的转转,感觉两家的关系,从她家转移到了我家,仍然是很亲密,虽然嘴上不说,背地里有时候还会互相挖苦,但是看得出关系是那么的好。

最近一次见大妈,是今年的八月十五,妈妈做为广场舞的老师和领舞,带着大妈他们欢快的每天晚上跳着,乐着。妈妈问我还有没有那天晚上的视频,我说有,回头放到网上让你们看看,给三个孩子留个念想。

为了孩子,大妈挣扎奋斗了一辈子,孩子大了,马上要享福了,自己身体却不行了,跟爸爸相比,她或许更能用凄惨来形容吧。

听妈妈说完,自己心中仿佛被针一下下的扎着一样,心疼大妈,为生命的脆弱可悲,更为自己到现在为止仍然是每天辛苦工作赚钱,没有一丝一毫的享受过。

大妈已经晚期了,听说是很多医院都不接收了,但是还是祝大妈在剩下的日子里,积极乐观的生活,及时行乐。

及时行乐,畅快人生。。。